欢迎来到南昌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创业

九阳至尊正文第章前夕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阳至尊 正文 第427章 前夕

并州绝龙岭附近,一座开阔的营地,中央大帐内。

李苟善七人被带入帐内时,便与几乎被囚禁在帐内的陈立群等人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诡异的眼神后,便纷纷低下脑袋,现出一副惶恐不安的神情。

“见过诸位长老!”

“不必多礼。”

大帐内,一位体态雄阔,满脸凝重之色,身着华丽长袍的始灵命武抬头看了李苟善几人一眼,瞳孔一缩,沉默了片刻,说道:“把你们的经历都细细说一遍,不得有任何隐瞒。”

“是,长老。”

李苟善几人赶紧低头应诺,接着便由李苟善开口,将他们此前的经历仔细说了一遍,其中种种和陈立群等人先前的诉说几乎完全一致,但又有些不同,比如浓雾的伤害加深,比如隐藏在浓雾中若有若无的诡异响声,还有似乎存在但又找不到证据的某些黑影等等。

“这么说,这浓雾中诡谲异常,便是连你们这些宝丹境中的高手都无法窥清其中的奥妙?”

坐在大帐上首的是一男一女气息汹涌磅礴,男的约莫三旬上下,一身杏黄色道袍,领口绣着一把小巧的飞剑,脚边的地面上搁着一件剑匣,呼吸绵长,满面凝光,虽然和赵寒此前见到的王飞云,鄱阳老道等同为始灵命武,但此人的气机命相要高出一筹,甚至吐息间隐约和天地风雷相合,这是半只脚踏入太玄的节奏。

和这位罗浮宫道人相对而坐的那名女子煞气很重,她脸上满是火焰般的花纹,一袭紫色的奇异装束,仅仅把胸前和小腹等隐秘处遮掩,裸露出大片白的腻的肌肤,身材高挑婀娜,性感十足,给人一种烟视媚行的感觉,但偏偏她眼神锐利,五官很硬,女生男相,英气勃勃。

更重要的是,此女身周萦绕着一片若有若无的紫色光晕,辐射周遭空间,除了和她相对而坐的那位罗浮宫道士以外,在她周围三丈范围内都没有任何人,就连她脚下地面都被腐蚀成死灰色,显露出远比紫无空等人强大的实力。

此刻问话的就是这位紫未央的紫阳魔宗真传弟子,目光如有实质,洞穿虚空,灼烧空气,哪怕隔着数丈开外,李苟善等人依然感觉到一种被太阳直接烤灼的痛楚,体内的血液像是要被点燃,即便这些人都已被赵寒炼化做血影化身,没有痛觉,但生灵的本性依然让他们瑟瑟发抖,即便是远在浓雾中的赵寒本尊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是的,我们进入浓雾区之后,就分散开来,开始还能听见声响,相互照应,但渗入约莫百丈之后,肉眼的视线范围只有三五丈,而灵识更被压制得不能离体,若是离体,就会被那些雾气侵蚀,我幸好见到不对就收回了全部灵识,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但有几位同道就有些不妙,最终没有逃出来。”

李苟善低垂着头,小心翼翼的应答着。

良久,那压在他身上的磅礴气势才猛然一敛,传来罗浮宫道人悠悠的声音:“他没说谎。”

“是么?”紫未央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声音突然增大,像是一道霹雳砸在李苟善的心坎,“可是你不是说进入浓雾区百丈之后,视力只能遍及三五丈,灵识不能离体,怎么又能汇合其他人?还是说你运气好,居然能在如此开阔的一片地域内能接二连三的遇到同道?”

“亦或是说,你在骗我?还利用球根花卉设计出神秘雨林、错落花田、梦幻岛屿等地形地貌是有什么不实之言?”

此言一出,整个大帐霎时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苟善身上,等待他的回答,一个不好,惹怒了这位,身死道消估计是最好的下场。

“大人,我没有隐瞒你,先前所言绝对无虚。”李苟善面沉如水,面对紫未央的责问,他神情并无波动,沉着道,“只是我们被挑选出来派入浓雾区以后,因为惧怕里面会出现什么我们无法应对的危机,所以并没有散的太远,所以……RD占GDP比重达到8%以上”

此言一出,整个大帐都为之一静,那些汇集起来的始灵命武们再看向李苟善的目光中就带着明显的轻蔑和不屑,但先前的疑色却都消失不见。

因为胆小害怕,被分派任务以后,虚于应付,根本就没按要求散开从不同的地点进入浓雾区查探究竟,不似结伴,胜似结伴,就这样还损兵折将,只能说这些人能力低下,人品不佳,可以惩罚他们没有按要求去完成任务,但却刚好印证了先前所言,不存在欺瞒,算是给了紫未央先前的责问一个交代。

“如此胆小无能,留着你们有何用?”

紫未央沉默片刻,双眼凝视着李苟善等人,眼瞳中似有一条笔直的血线,大帐内突然掀起怪风,将门帘吹得沙沙作响,以她脚下为圆心,除了旁边那位罗浮宫的道人以外,地面迅速干枯龟裂,失去了生机,帐内的温度更是刹那间猛地抬升,仿佛被丢入到一个高温熔炉中煅烧,其他始灵命武此刻也勃然色变,纷纷退开一段距离,几乎是贴着营帐的边缘站立,神色难看的望着紫未央。

“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这几人虽然胆小怕事,但还有些用处,杀之可惜,不妨让他们戴罪立功?”

就在这时,营帐内响起一声清越的剑吟,便如三伏酷暑天突降暴雨,营帐内还在迅猛抬升的温度猛地止住并且还在迅速下降,不复先前那种几近要被烤熟了的恐怖。

罗浮宫的那位道士摸了摸脚边的剑匣,仿似没有感觉到身旁几乎要爆炸了的紫未央,自问自答:“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既然你们之前没有把这次的任务做好,那现在就去做,什么时候做好,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我们会再验证一番,如果你们再是似之前那般贪生怕死,虚于应付,我唐泽恩必取你们性命。”

“多谢唐道长恩典,我们这就去浓雾区里查探,不摸清里面的究竟,我们绝不出来。”李苟善等人缓慢答谢一番就逃难似的从营帐内出来,在营地内稍作休还有一股力量是当地的运营商整,把伤口处理好,干粮食水等备齐后便再度出发,进入到浓雾区中。

营帐内,等到李苟善等人离开之后,针锋相对的紫未央和唐泽恩二人气势猛地一收,沉默了片刻后,唐泽恩再度开口,向缩在一个角落里的陈立群等人说道:“看来你们没有说谎,而且做得比李苟善等人要好,你们的善功我已记下,你们回去好好休整一番吧。”

唐泽恩不愧是罗浮宫中仅逊色方林一筹的人物,温文儒雅,风度翩翩,哪怕修为实力远在陈立群等人之上,此刻依然和颜悦色,令人如沐春风,比蛮横霸道的紫未央不知强了多少倍。

等到陈立群等人离开中央营帐后,此前不作声的紫未央突然冷哼一声:“虚伪得让人想吐,你之前使得小手段是否有效?”

“呵呵,就知道瞒不过你,不过是一招闲棋而已。”面对紫未央的嘲讽,唐泽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先前也是一时心血来潮,总觉得这陈立群等人,包括先前离开的李苟善那伙人有些不对劲,可是查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我先前仔细探查过一遍,他们体魄正常,灵魂正常,都不像是被毒药或什么秘术控制住,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但偏偏我就感觉到不对劲。”

“既然感觉到不对劲,直接杀了就是,何必如此麻烦?假惺惺的,猫哭老鼠,做给谁看?”

“十几条性命怎可因为我没有证据的怀疑而直接动手灭杀?”唐泽恩苦笑一声,旋即道,“不过我这次动用秘法分化出一些精神印记在他们身上,只要他们还在五十里范围之内,就能被我感知到一举一动,他们之间如果藏着有什么秘密,绝对无法逃出我的掌控。”

“原来你不是心慈手软,而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紫未央撇了撇嘴,不满道,“按我说,其实根本不用那么麻烦,直接杀进去就是,管那两人有什么阴谋诡计,直接一路平推,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任他们有千般算计,万般本事,直接干翻就是。”

唐泽恩摇了摇头,沉声道:“不可小觑这两人,要知道先前不过短短半日,就先后有十多位始灵命武陨落在他们手中,包括你我两家共计十名始灵也死在他们手里。”

“嘁,我们两家死的那十个白痴先不说,剩余的那些要么是小宗小派要么是散修,虽然也勉强达到始灵,但也是始灵当中垫底的货色,怎么能和我们两人相比?如果我们两个愿意,又不是不能达成同样的战果。”

见紫未央满脸不屑,唐泽恩苦笑一声,眯着眼:“总之,还是小心一点为好,我们别要阴沟里翻船了。”

紫未央闻言,冷哼道:“按你的意思是,我们两家的大能不到就不动手是吧?”

“保险起见,还是等本宗和徐长老和贵派的路长老到了之后,在协商个章程出来,这样会比较合适。”唐泽恩点了点头,又说道,“毕竟,左右不过一两日的时间,两位大能便会到来了。”

大庆牛皮癣治疗费用
佳木斯医院牛皮癣治疗哪家好
济南治妇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南昌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