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南昌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商

[p]不死狂尊 第270章 一颗珠子[-p]

2020.07.05 来源: 浏览:0次

不死狂尊 第270章 一颗珠子

“这里的时空被扭曲了。一≥≧≦≦≤.≤1≤X≤I<A≤O﹤”果然,张立方缓缓的说道。

“时空扭曲?”芊芊姑娘情不自禁的看看四周。

除了地下空间的坍塌之外,其他一切都很正常啊!

她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时空扭曲这回事。至少迷梦之城是没有的。

“赫连和尚进来做什么?”张立方好奇的问道,“他是要寻找什么东西?”

“好像不是……”辛幻瓶不太肯定的说道,“他感觉就是来追杀秦妹妹的。他一见面就动手了。”

翠烟门的弟子都是亲眼目睹了赫连和尚的出现。这个赤羽天宗的传承弟子之一,就躲藏在暗处,对秦筝动了袭击。

当时她们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埋伏杀人这种事情,还是经常生的。但是,赫连和尚可是星云境高层的强者,而秦筝才刚刚突破了恒星境,距离星云境还远着呢!按理说,赫连和尚完全没有必要偷袭啊!

然而,赫连和尚不但是袭击了秦筝,还袭击了翠烟门的众多女弟子。

若非辛幻瓶、莫海芙等人反应迅,立刻组成剑阵应对,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了。

“他的目标应该是秦妹妹。”粟灵云十分肯定的说道,“我感觉他是要生擒秦妹妹的,后来可能又改变主意了。”

“是啊!他一定是艳羡秦妹妹的美色,试图做坏事。”莫海芙点点头,赞同的说道,“这个披着羊皮的狼,等我们出去以后,我一定要向全大6的修炼者揭他的无耻行为。真是的,赤羽天宗怎么会出这种垃圾!”

“秦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立方好奇的转头问道。

“我不知道。”秦筝艰难的摇摇头。

不管张立方问什么,她都表示自己不知道。

然而,她显然是不太擅长撒谎的。白痴都看得出来,此事肯定有内情。

但是,秦筝既然不愿意说,张立方也没有继续追问。有些事情他懒得知道。反正知不知道都无关紧要。

“好像赫连和尚还没有走呢!他一定潜藏在暗处等着埋伏我们!”辛幻瓶忽然说道。

“是的。他就在前面。”张立方漫不经意的点点头,“他很狡猾。”

“不会吧?他就在前面?”辛幻瓶等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说真的,她们对于赫连和尚还是非常顾忌的称爆炸事件不会动摇巴政府继续打击恐怖分子的决心。。

毕竟,这个家伙的实力真的很强很强。

赤羽天宗的十大传承弟子之一啊,实力怎么可能不强?

之前,她们可是依仗着庇护所的特殊空间,才能够保住自己的小命的。

一旦是离开了庇护所的特殊空间,她们绝对不是赫连和尚的对手啊!如果是被杀死了还好,万一被生擒……

一群美丽的女人落入一个恶魔的手中,你说会有什么后果?她们可都是清白之躯……

虽然赫连和尚的主要目标是秦筝。但是她们肯定不能幸免。

“他在哪里?”辛幻瓶十分紧张。

“前面。”张立方不动声色的说道。

“真的?”

“真的……”

张立方随意的拍拍手。

他就像是要拨开自己身前的灰尘。

他的指尖上忽然迸射出一朵火苗,向着左后方而去。

“小子,你阴我!”

“你找死!”

蓦然间,一声怒喝从后面传来。

随即,一个灰色的人影就从泥土中“挤”出来了。

他的身子非常高,比一般人都要高得多。甚至比摩卡族生物班汉星都要高。

他的身体非常瘦,瘦的几乎是皮包骨的模样。因为过分的消瘦,他的脸颊看起来简直就是骷髅头,令人毛骨悚然。

“赫连和尚!他居然在这里!”

“大家小心!”

翠烟门的弟子顿时就紧张起来了。

她们可是深深的知道赫连和尚的厉害的,焉敢掉以轻心?

亚洲地区举办的重大赛事数量正在不断增加班汉星和拓跋韧也是感觉到了深深的压力。

芊芊姑娘则是识趣的距离张立方不到三丈。

只有秦筝的神色有些怪异,好像是有点痴呆,完全没有反应。

“张立方,果然有几分本事嘛!”赫连和尚冷冷的说道,“你杀了我的哥哥,这笔账怎么算?”

“你想要怎么算?”张立方漫不经意的说道,“你想要报仇雪恨吗?”

“我和你做一个交易吧!”赫连和尚忽然语调缓和了很多。

“什么交易?”张立方漫不经意的问道。

“这些女人和洛雨棠,我都可以让给你。”赫连和尚说道。

“你什么意思?”张立方慢悠悠的说道。

“她们都是你的。你可以随意处置。”赫连和尚阴阴冷笑着说道,“这里是地下空间,没有外人知道。不管你在这里做了什么,以后都不会有人知道。她们都是清白之躯,你完全可以尽情的享用她们。等你玩够了以后,将她们杀了灭口,一了百了。”

“你的建议很好。”张立方似乎是有些心动了,下意识的回头看着辛幻瓶、粟灵云、莫海芙等人。

翠烟门的女弟子们顿时就脸色煞白了。她们都是感觉脊梁骨后面冷。

如果张立方接受了赫连和尚的诱惑,她们岂不是……

偏偏这个张立方是有些魔性的,谁知道他会怎么做?

“你们放心吧!他才不是那样的人!”芊芊姑娘摇头说道,“他是正经人。”

“谁说的?我就不是正经人。”张立方淡淡的说道,“你的建议我接受了。但是,你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要你的一个承诺。”赫连和尚沉声说道,“我需要从远处拿走一样东西,你不能干涉。”

“我可以答应你。然后……”张立方漫不经意的笑了笑,“然后杀了你!”

他轻描淡写的说道:“只要你死了,就死无对证了。”

赫连和尚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张立方的话正好戳中了他最担心的地方。

的确,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张立方食言。毕竟,这里是地下空间啊!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不管你在这里做了什么事,只要事后杀人灭口,外界的人就永远都不会知道你的邪恶和丑陋。

“你不会的。这里很多人……”赫连和尚勉强笑道,“你开玩笑。”

“他们都是我的人。你说的。”张立方含笑说道。

“张立方,你不要欺人太甚!”赫连和尚愤怒了。

“我和你不是仇人。”张立方摇头说道,“你不找我的麻烦,我当然不会理睬你!”

“好!这可你说的!咱们就井水不犯河水!”赫连和尚悻悻的说道,“我要做什么事,你不能阻拦!”

“行!”张立方很爽快的答应了,“但是,你也不要进入我的势力范围!”

“哪里是是你的势力范围?”

“光芒之内!”

赫连和尚顿时就傻眼了。

原来,翠绿色的光芒笼罩的范围极大。

如果他要退出翠绿色的光芒的笼罩范围的话,至少需要后退几十里呢!

“好!”他终于还是狠狠的一咬牙,施展飞行术,撤退到了捣药杵的保护范围之外。

“他到底要拿什么东西?”辛幻瓶好奇的问道,“这里有什么宝贝?”

“我也不知道。”芊芊姑娘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她朝张立方努努嘴,示意她们去问张立方。

原来是辛幻瓶等女子害羞,居然不敢和张立方正面说话了。

都是赫连和尚挑起的话题,让她们情不自禁的往某些场面想……她们都是情不自禁的脸红了。

只有秦筝还是一脸茫茫然的模样,魂不守舍,丢魂失魄。

芊芊姑娘只好将她拉到张立方的面前。

张立方漫不经意的说道:“没事,她只是中邪了。”

芊芊姑娘蹙眉说道:“什么中邪?你要说清楚一点啊!要不然,她这样你不心痛啊!”

张立方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是心病。心病只有心药医。”

“可是她身上的伤势……”

“翠绿色的光芒能够疗伤的。”

芊芊姑娘半信半疑的将秦筝带到了一边,仔细观察。

果然,片刻之后,秦筝身上的伤口颜色就逐渐的变淡了,渗透出来的暗黑色液体也逐渐减少。

翠绿色的光芒仿佛是有意识的。它好像是感觉到了张立方的要求,有意识的集中到了秦筝的身上,持续不断的化解她的伤势。大概两个时辰之后,秦筝的伤势就完全痊愈了。她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然而,她的茫然神态,始终是没有改变多少。她的眼神还是非常的空洞,好像是饱受打击的样子。

谁也不知道秦筝到底是受到了什么样的打击,所以,她们都无法予以安慰。

张立方对此视若无睹,继续向地下空间的远处前进。

足足三天的时间过去,秦筝才逐渐恢复了一点精气神。

她对芊芊姑娘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被出卖了。”

芊芊姑娘急忙问道:“你被谁出卖了?”

秦筝却又呆呆的不说话了。

没办法,芊芊姑娘只好闭嘴。

一行人继续前进。

又是若干天的时间过去。

他们终于是到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个很大的水潭。

水潭的中央上空漂浮着一颗珠子。

珠子倒映着水潭。

“我要那颗珠子!”

赫连和尚迫不及待的抢上前来。

遂宁治疗白癜风医院
月经颜色重是怎么回事
潮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南昌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