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南昌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

代表国运这把刀世界正残酷地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导读]有人呼风唤雨,享尽荣华富贵;有人贫病交迫,尝遍人间冷暖。穷其一生奋斗的终点,只是别人呱呱坠地就已经拥有的起点。

2001年冬,《黑冰》上映大火。

王志文饰演的大毒枭郭小鹏在戏里发表过这样的毒枭感言:“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他们正残酷地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贫富差距。

更可怕的是,这玩意儿一旦成气候,完全不可逆。

除非……

有人呼风唤雨,享尽荣华富贵;有人贫病交迫,尝遍人间冷暖。穷其一生奋斗的终点,只是别人呱呱坠地就已经拥有的起点。

高房价;

城市筛人;

婚恋市场明码标价;

生活还随时都有可能对你进行一波毫无思想准备的降维打击。

从青年到中年,焦虑全龄覆盖。

面前的山、壁垒无数。捂着受伤的心,上有老下有下,翻,还是不翻?

1

一双鞋,一条命

曾经,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1998年前后,比如今更猛烈的供给侧改革、去产能。东北国企,数十万企业“关停并转”,超两千万规模的工人下岗潮。

那时,组织到沈阳铁西区,做下岗工人调研。

▲昔日铁西区工业辉煌

铁西区,日占时期就是重要的工业基地, “一五”计划又是全国一盘棋的重中之重,是当时全国最著名的机械装备制造业基地。1940年,就有“东方鲁尔”之称。

然而,危机袭来,这里也是下岗的重灾区。

有一户家庭,夫妻双职工下岗,孩子尚在读书。绝望之中,贫穷包围,勉强扛了几年。

一天,孩子放学回家,跟爸爸妈妈说,学校要开运动会了,老师要求,大家都穿运动鞋。

家里确实穷,实在拿不出买球鞋的钱。

吃饭期间,妻子开始抱怨丈夫没有本事,连一双球鞋都买不起,娘俩跟着他,只能天天这样受苦。

丈夫低头吃饭,一言不发。

吃完饭,丈夫放下碗筷,默默走向阳台,一跃而下……剧终。

不是所有人都能占了时代的便宜。国运无情筛人,在 裸的现实面前,我们那一刻看到重如泰山的球鞋,轻如鸿毛的中年命。

2

他双手举起,做了个投降姿势

时代洗牌远未终止。

20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面临着又一次的改革的闸刀。金融业裁员、钢铁行业去产能、互联行业也遇到了明显的天花板……

熟悉的味道又来了。

2017年12月10日上午9点,程序员欧建新接到了公司的:“你到公司来一趟吧。”

接到,虽已有所准备,但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也就在几天前,领导已经找他谈过一次话。冷冰冰的两条:一、你已经被列入裁员的名单中;二、公司将低价收回你的股权。

12月10日10点左右,欧建新抵达中兴通讯大楼,他已经在这里上了十多年的班了。此时此刻,感觉熟悉又陌生。

命运凉薄,无可奈何。

大楼的监视显示:欧直接坐直梯到了26楼,10点30分钟左右,他猫腰跳了下去。

我们不知道,在26楼徘徊的那几分钟,他脑海里翻腾的是什么。也许,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说出那句话:“老婆,我失业了。”

经济周期的闸刀往复,每个人的孤独感注定将变得越来越强。

3

天津落户96小时,空余一声叹息!

2018年5月16日,被誉为北方第二大城市的天津发布“海河英才”行动计划,正式加入热火万分的城市抢人大战之中。北方城市人才大战瞬间凌乱。

2017年天津参加高考人数57015人,一本上线人数14270多人,上线率25%;而以高考大省河南省为例参加高考人数86.58万多人,一本上线率是多少呢?7.8%。

所以其它城市抢人几个月的成绩,被天津一天秒杀了。

▲排队转档,寻求落户的民众

但龙门历来都是拥挤的。

4个白昼,4次政策变化,322张准迁证,1万多份调档函。在天津人才新政出台的96个小时里,数百万人经历了从狂喜到震惊,从满怀希望到彷徨不甘。

城市筛人,几万里挑一。跟谁说理?

数百万,322张准迁。极少数的人成了幸运儿,堵在门口的百万群众,还在骂骂咧咧。说好的无门槛、随便进,人家大老远气喘吁吁跑到跟前了,却还是爬不上去。

人才,也分三六九等。

4

国运这把刀

哀鸿遍野的实业;曾经貌似很强大的中兴们在流氓面前接连休克;以及阿根廷、马来、委内可以解决一些他们更加关心的问题瑞拉早已不是个例的主权货币惨案。

国运这把刀,警钟正在敲响。

对房地产资金十八道卡和每天发来的信用卡贷爆炸的邀请短信。背后反映出什么问题呢?中国当下给予极大希望的内需,是雄起了?还是仍然被房价压着爬不起来呢?

“30岁了,但是我不想结婚。”努力的阿刚们此刻只关心房价。

股市、债市、汇市、房市是一个国家金融的命脉。

股市趴窝做底,外面流氓罚款+惨淡的流动性+独角兽们的大胃口影响了审批结果会产生什么结果呢?千股跌停,3000点已经破了,上一波救市的2800点附近也已经不太遥远。

但整盘推演,站在操盘者的角度,股市其实没啥重大系统风险,毕竟灾过之后,这小子就没真正站起来过。

那老大提出的首要任务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可能会在哪里出幺蛾子?

债务的问题。

超40万亿的地方债和每分每秒所产生的天量利息,这是不会消失,不管谁还,到最后都是要还的;超400万亿的房地产盘子,是信用创造背后的唯一抵押物。债务不会消失,只会转移。

所以,也就有了,那一波去库存的神操作。政府部门、企业部门的债务轰轰烈烈的转移到了每个时代的无限主体居民部门头上。

问题解决了吗?

NO!

房地产自从被完全帮上金融属性,440万亿的债务大池子如今已经变成一个悬在头顶的“债务堰塞湖”。要不是流动性锁死,只需百分之一, 将会承受巨大的贬值压力。

盘一下手里的牌,投资蔫了,外面流氓又揩油,看来只能指望内需了。可尴尬的是,内需又被房价截胡了。

无解。

5

捂着伤口的奋斗史

时代太快,快的我们来不及把伤养好,就需要再次出发了。

出门,仰望高悬的房价,回家,上有老下有小,容不得半点偷懒;天津人才市场的大门外排队的人们,天很热,内心也很热,但起跑线输了,就又是一代人;时代的潮起潮落,那些不幸被愰下船的,除了寄希望于自己有一身水性之外,还能怎么办?

忧伤范儿的张爱玲曾经很体贴的说: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这种状态正在变得年轻化。

当络无差别的将所有人的时间裹挟进来时,每个人都在很清晰的感知这个时代每个个体和区域之间的细微差别,曾经上海和北京轮番刷新中国的地王时,其它所有的小弟城市都在像朝圣一般的行注目礼。

曾经很慢,刘强东先生小时候需要离开村子出趟远门,才能深深感受到跟其他小朋友差距如此之大。现在太快,自打出生那天起,所有的现实都已经排在面前。

曾经,每个人都想有自己的地,因为有了地就可以收租子;现在,每个人都想拥有自己的房,因为有了房不仅可以收租子,还有别人垂涎的“睡后收入”。

上周,朋友阿文被领导骂了。骂的极难听。

我知道他是个急脾气,换做以前,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哪能受得了这个气?

但他这次选择了,恭恭敬敬的给领导道了歉。

我说:“你怎么忍得了这个气?”

他说:“刚要小孩,房贷、车贷在哪里摆着,哪敢再任性折腾。”

委屈,藏在深深的皱纹里。

你们什么时候还有看房团呢? 需要参加看房团的,可以打给我们的客服()进行报名咨询,如果集中报名人数达到一定数量,我们会考虑组织安排哦。...



乐山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
宝宝积食拉肚子
一周岁宝宝不爱吃饭
Tags:
友情链接
南昌互联网